连权力都带走了

 企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12:10
昭茵接着说,雪崩的时候你肯定要和天界的部队在一起,这样你根本就无法逃离。我抚摸着昭茵如流水般柔顺的长发,然后淡淡的说,有些事情总要付出一些代价,我是魔界的王,所以我必须去。那我要和你一起去。昭茵看着我坚定的说。我朝昭茵笑了,然后点了点头。什那将军跪了下来,他说,王,其实我们可以在山谷挖好一个藏身的地方,等你们落到里面的时候我们再开始制造雪崩。这样你们就可以从下面的通道逃走。昭茵的脸上又露出了欣喜,她看着我说,是的,我们都应该好好的活着。我点了点头。如果我们能活着我们为什么要想到死呢?天很黑,高高的悬在头上,似乎可以把所有的事物都包容进去,再看却又好像一个深渊,随时准备吞噬那些落下去的尸骨。地上落着厚厚的一层雪,有原本没有融化但却沾着污水的,还有上面新落的一层。脚踩上去先是很容易的塌陷,然后遇到被踩实的冰雪显得格外的凉。我的鞋里已经挤满了雪,昭茵的也是。我们在朝天界的军营走去。在军营的入口处天界士兵的长戟指向了我。我笑了,我说,你知道吗,你们是打不过我的,我只想见海神。一个士兵并不相信我的话,他把长戟刺向我,然后他倒下了。因为他的腿已经受了伤,我手上的剑流着他的血。鲜血落到地上,然后在它的周围融化了一团雪,形成那种淡淡的红色。军营里突然引起了躁动,很多的士兵围了上来。他们的长戟在雪的映照下闪着寒光。我把昭茵搂在怀里,我说,我不想伤害你们,我只想见海神。然后我听到了海神的声音,你找我有什么事?士兵迅速的分两边站开,海神走到了我的面前。我笑了,我说,你们的兹然将军已经回到了天界,而我现在是天界的神,你们的将军。海神问,你不是魔界的王吗?以前是的,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天界的神。现在他们知道了,他们肯定不会愿意让一个神成为的他们的王,所以他们现在的王已经不是我了。那他们正处在信任危机的时刻?是的。海神突然冷冷的说,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?我笑了,我的剑已经放到了海神的脖子上。我说,那你会不会相信我的剑?海神的脸色苍白如雪,他没有说话。士兵们挤上前来,戟如林立。我慢慢的把剑收了起来,放回鞘中。我说,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杀了我,但是你们的兹然将军,甚至天界之王都会惩罚你们的。我握着昭茵的手,她的手上沁出了冷汗。一切好像都沉寂了,似乎只有从口中冒出来的热气还在活动。它们散在空中,然后消失。良久,海神淡淡的说,我们相信你。海神在军营里为我和昭茵准备专门的帐篷。寒风在外面肆意,而帐篷里有火,很温暖。待海神走了之后, AG在线真人博彩游戏平台昭茵突然问我, ag真人线上视讯游戏平台你刚才为什么要赌, 网投棋牌网址如果海神不相信你, 网投平台官方网站我们是不是会被杀死?我笑了,我说,你以为海神真的相信我了吗?他只不过想保住自己的性命。他刚才是匆忙离去的,一定是到天界问天界之王去了。昭茵担心的问,那我们怎么办,天界之王知道你是谁,他不会相信我们的。我摇了摇头说,不要紧,海神至少明天下午才能回来,那个时候我已经带着部队去追魔界的部队了。冬天天亮得很晚,但魔界的部队却很早就来到了天界的军营前。我满意的笑了,什那将军是一个很有效率的将军。魔界的士兵和天界的士兵在军营前摆开了阵式,双方几番交战之后魔界的部队就开始往后撤。他们走得很快,大有仓惶而逃之势。天界的部队没有追上去,他们回到了军营。我问天界留下守营的将领,现在是魔界最薄弱的时候,你们为什么不趁机追上去?因为海神走的时候交待过,如果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带兵追上去。我也不行吗?是的。我苦笑了,转身回到了帐篷。海神很聪明,他离开了军营,连权力都带走了。昭茵看到我走进来,她的脸上弥漫了忧伤。她说,我们现在真的无能为力了吗?我摇头,我看着昭茵的眼睛说,我需要你的帮忙,你可以吗?昭茵茫然的点了点头。然后我很久没有说话,因为这样做会有很大的危险。昭茵笑了,企业动态她说,我不会有什么事的。我艰难的点了点头,说,昨天深夜的时候我已经偷偷把天界军营新到的粮草装上了马车,我现在要你赶着马车从军营后面绕到前面,然后快速的带着粮草离开。可是马车很重,粮草根本走不远。我说,是的,我会骑马在你的后面去杀退那些追上来的天界士兵。当你确信离开天界士兵视线的时候就把马车赶到另一个地方,千万不要往那个山谷走。天界部队丢了粮草,他们就不会再顾虑海神的命令。所以他们一定会追,我会把他们引向山谷。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不要他们的相信了,而要他们丢失粮草,然后愤怒吗?我点了点头说,你带着马车到另一个地方以后就立刻骑马去魔界的军营,我不能在你的身边保护你。因为我要把他们引向山谷。那你会有危险吗?我摇摇头笑了。我说,我会没事的,但是你一定要迅速,虽然他们不确定你是朝哪走了,但他们很可能派一部分士兵朝各个方向追去。你带上你的剑。说到这我根本不敢再想下去。我低头亲吻了昭茵的脸庞,我说,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。昭茵点了点头,她的脸上是幸福的笑容。她说,我们一定会赢的。骏马嘶鸣,车轮滚滚。昭茵赶着马车突然向军营外冲出。顿时军营里面一阵躁动,但没有士兵追上去,因为他们没有接到命令。留守的将领看到他们的粮草被带走,立刻召集一部分部队出营。而我骑着马立在他们的面前。一批士兵冲上来,被我杀退。另一批又冲了上来,我在马上俯身,用剑向地下的厚雪挑去,魔法游动,一面薄薄的雪墙立了起来。我连忙骑马向后撤。雪花零落,冲上来的士兵身上披满了雪。留守的将领终于愤怒了,他立刻下达命令全面追赶。而我又停了下来,重新奋力杀敌。我知道如果要他们跟着我一直追下去,就要让他们感觉不出我在引导他们走。我要让他们觉得我是被逼着往后退的,我在保护那些粮草。天界的士兵不断的朝我涌来,我挥剑的速度抵不过他们无数的长戟。他们在我眼前血流成河,而我的身上也受了伤沾满了血,有我自己的血还有天界士兵喷洒出来的血。后退,后退,我不停的后退不停的杀敌,还要将马车留下的车轮痕迹打乱让他们找不着昭茵。山谷就在前面,我驶进了山谷,疯狂的向里面奔去。天界的士兵也涌进了山谷。我的马跳出山谷的那一刹那,十几丈的厚雪突然从高崖上倾倒而下。我勒马回头,整个心突然像被冰雪裹着一样很冷很冷。哭喊声,挣扎声,还有那些可怜无辜的面孔都随着雪崩的轰鸣声消失了。在我眼前只有堆满山谷的雪,那些士兵永远的在雪下睡去了。我在雪地里久久伫立,寒风撕裂着我的伤口,血已经凝固了。天空中没有鸟,连最后一点生气都已经离去。我茫然的眼神看不清自己,也看不清这个世界。难道我心中那个温暖的世界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吗?远方的太阳啊,你去了哪里?你为什么喜欢在凄惶中藏起你的光芒,不愿意勇敢的冲破这萧飒的灰色。一朵雪花在我眼前飘落,我突然倒下了。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魔界的军营了。什那将军站在我的身旁,他说,王,我们胜利了。天界的士兵已经都退回天界去了,我们收回了所有的城市。我的伤口还在痛,那一战我流了太多的血。我挣扎着坐了起来,问,我睡了几天了?五天。什那将军说。那昭茵回来了吗?为什么没有看到她?什那将军的脸上铺满了痛苦,他的眉毛轻蹙,然后小声的说,我们没有看到她回来。我派了很多的士兵找遍了整个雪原都没有找到王妃。我的心沉了下去,很久没有说话。外面的雪已经停了,太阳缓缓的爬上地平线。我问,那你们有没有看到天界的马车和粮草。没有。我咳了咳,心里突然安稳了很多。粮草不见了说明天界的士兵已经找到了粮草,那他们一定会救走昭茵。因为天界之王和我的较量还没有完,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帮他战胜我的力量。就在这时,天界的使臣送来了一封信:昭茵和卡汨都在我的手里,七天之后天界的圣山山底见。天界之王卡汨,她不是在魔界的王宫吗?怎么会到天界之王那里?我苦笑了,然后慢慢的重新躺了下去。我一定要把伤养好,因为七天之后我不能失去她们。什那将军重整了部队,然后分守各个要道。这样天界的部队就很难再一次攻进来了。有一半的士兵都回到了家中,他们可以快乐的迎接新的一年。一切似乎都平静了,天界和魔界的这一次战争就这样结束。神不会去朝拜那些魔,魔也没有必要去朝拜神,他们本来就是平等的。我告诉所有的士兵我已经不再是魔界的王,魔界的王只有一个,那就是什那将军。我马上就要离开,我不知道这一战是生是死,但我不会放弃。我要查清楚我到底是谁,那个叫兹然的女子真的是我的姐姐吗?那她又是谁?

  双色球第2020028期奖号为:05、06、15、18、26、32 08,三区红球比为2:2:2。

,,网上手游棋牌平台